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集團要聞 >> 正文
涅槃騰越——中國樂凱轉型崛起之路
2018-07-10 來源:朱建華


    2012年1月19日,來自華爾街日報的一條消息震驚了世界,創立于1880年世界最大的百年影像品牌伊士曼柯達企业,因數碼工業異軍突起,膠卷銷售萎縮而提出破產保護。
  曾幾何時,中國樂凱、美國柯達、日本富士“紅黃綠”膠卷大戰在中國市場激烈展開,樂凱承載著一個東方古老民族的自尊留在國人的記憶里。
  同屬一個產品系,遭受同一個重創,生死存亡考驗著一個中國國企的信念與堅定。
  著名經濟學家約瑟夫·熊彼特用“創造性毀滅”一詞來描述市場經濟的一個重要特征:“新的消費者和產品、生產和運輸方式,市場以及新工業組織形式,不斷破壞著市場的均衡,實現超額利潤,創造新的行業,同時淘汰舊的企业”。
  中國樂凱,是否面臨與美國柯達相同的命運?生與死的懸念,怎能不讓國人為曾經的民族驕傲而牽腸掛肚?樂凱,一個時代的記憶,消失沉寂多年,究竟經歷了怎樣的挑戰與考驗?你還好嗎?
  一聲呼喚,一聲問候。無數炎黃子孫深情眺望太行山下,一畝泉邊的一座古城,探尋著一個民族企業的興與衰……
  砥礪前行:中國民族感光工業領航者的使命
  一輪甲子,久久為功。
  如果讓時光在歷史隧道中退回六十年,1958年7月1日,新中國第一個膠片廠——保定電影膠片制造廠在保定西郊奠基。戰旗獵獵,歌聲震天。郭沫若為電影膠片廠動工興建題詞:“電影是藝術的機械化,它的教育功能很大,能自行制造膠片猶如能制造火箭。”
  從誕生之日起,這朵盛開在太行山下,一畝泉邊的中國民族感光工業之花就鮮艷無比,具有崇高歷史地位,肩負光榮歷史使命。
  五十八年前,新中國第一部用自己研制的黑白電影膠片制作的電影《兵臨城下》問世,站起來的中國人第一次看到了用自己的電影膠片拍攝的電影,而填補國內空白的這一振奮國人精神的產品,是在蘇聯援建專家撤走,設備不到位,工藝設計不健全的前提下,由第一代樂凱人攻堅克難沒日沒夜自己研制出來的。四年之后,我國第一部用彩色電影膠片制作的大型舞蹈史詩《東方紅》在全國大量發行,再次讓世人看到了中國人自主創新的驚人智慧。1970年4月24日,新中國第一顆人造衛星東方紅一號成功發射,當雄渾的《東方紅》樂曲通過“一膠”配套研制的專業磁帶播放出來時,舉國歡騰。六十個春秋,敢為人先的樂凱人已在中國感光材料、磁記錄材料、印刷影像材料、高性能膜材料領域創造了中國工業史上的100多個第一!
  更令國人難忘的是,上世紀八十年代,樂凱僅用三年時間,就使第一代彩色膠卷正式批量生產,擊碎了中國十年內研制不出彩色膠卷的魔咒,一舉打破洋膠卷一統天下的局面,中國人擁有了自己的國產彩色膠卷。十七年,樂凱人僅用了十七年時間開發了四代彩色膠卷,走過了國際巨頭六十年的歷程,使中國成為繼美國、德國、日本之后,世界上第四個能自行研制生產彩色膠卷的國家,成為中國民族工業的驕傲。在第50屆世界統計大會上,樂凱被國家授予“中國膠卷之王”稱號,樂凱彩色膠卷榮獲國家銀質獎和國家科技進步一等獎。
  “樂凱紅”深入國人心中,被媒體譽為三面民族工業大旗之一,成為中國感光材料行業的標志和象征,爭得了“三分天下有其一”的市場地位,在國內市場上,樂凱、柯達、富士紅黃綠三分天下的品牌競爭格局達二十年之久。中國樂凱捍衛了民族工業,成為推動民族感光材料工業發展的中流砥柱。
  然而,進入二十一世紀后,隨著國際巨頭偃旗息鼓,閃亮在世界東方的這盞民族工業的航標燈,面對席卷而來的數碼浪潮沖擊能否繼續發光?
  “倔強”的樂凱人沒有用語言回答,而是暗自握緊了拳頭。一場生死攸關的,被稱為樂凱第三次創業的產業轉型升級戰役在2005年正式全面打響。
  一場“市場需要什么”和“我能做什么”大討論,拉開了樂凱轉型崛起的大幕。
  緊緊依靠樂凱40多年來積累的“微粒、涂層、成膜”三大核心技術,一方面加快傳統影像記錄材料和印刷材料向數字化轉型;另一方面進軍光學膜新材料領域,努力成為平板顯示器和新興電子行業配套產品制作商和服務商。鳳凰涅槃,浴火重生,壯士斷腕,置之死地而后生……
  “雪漫無邊神州路,風卷旌旗鳴戰鼓”,當時序演進到2013年3月15日,出生在山東的滕方遷接過了這艘逆流而上、破浪前行巨輪領航人的接力棒,成為中國樂凱集團有限企业總經理。
  千鈞重壓,向死而生!這位思維前瞻,行事腳踏實地、作風務實穩健又頗具改革創新能力的企業領導者面臨著怎樣的局面?轉型發展雖然進行了有效的探索,但新的戰略布局仍需優化,高質量發展體制機制尚待建立,轉型確立的新產品還存在諸多問題,挑戰與機遇并存,困難與希翼同在,滕方遷能否在這場突圍戰中率領樂凱全體員工殺出一條血路,走向光明的未來?
  創新、綠色、開放……黨中央確立的五大發展理念成為樂凱前行的指路明燈。也是滕方遷經過反復思考之后確立的樂凱新發展理念的根本遵循。
  這是一場關乎一個民族企業生死存亡的轉型之戰,只能贏不能輸。
  一艘飄揚著中國企業旗幟的大船,調轉船頭,汽笛雄壯,駛向風濤激蕩的海洋……
  改革突破:構建高質量發展機制的命運抉擇
  改革者永遠不會停下前進的腳步。
  從工廠制到企业化改革,從三項制度改革到全員競爭上崗,每個改革階段樂凱都是勇立潮頭。樂凱集團本身也是當年化學工業部第一膠片廠、第二膠片廠、沈陽感光化工研究院改革重組形成的產物。
  面臨生死存亡之時,為樂凱在改革中尋找出路,便成為樂凱時任黨委書記、總經理張建恒的命運抉擇。
  強強聯合,與中國航天科技集團有限企业重組成為中國航天的一員,既順應了央企改革的大勢,也為轉型中的樂凱注入了不竭的動力。
  從影像感光材料向光學膜材料轉型,像一道曙光照亮了暗夜。一夜未眠的張建恒還在思慮著樂凱的前途和命運。
  2011年9月23日,北京釣魚臺國賓館。樂凱改革重組進入航天簽字儀式隆重舉行,時任國資委副主任邵寧發表熱情洋溢講話之后,張建恒才深深地舒出一口氣。
  轉型產品技術方向確定,樂凱與航天重組成功,高質量發展能否落地的重任就落在了繼任者滕方遷的肩上。重任在肩的滕方遷無時無刻不在思考:在國企改革中增添發展動力,深化改革的突破口選在哪里?
  當頭炮從全員持股改制上市的樂凱新材打響。
  樂凱新材在主輔分離的國企改革中獲得新生。39歲的劉彥峰挺身擔當成為企业總經理。為尋找出路,磁記錄材料專家陳必源和曾在樂凱磁帶情報站工作過的劉彥峰,查閱資料跑遍北京大小圖書館,最終在國外的一個磁卡類展會上找到磁條研發方向。
  2007年1月,原鐵道部對未來新一代自動售檢票系統招標,樂凱新材與德國、意大利企业同臺競標,劉彥峰帶了個電爐子,燒開水做實驗,樂凱新材研發的熱敏磁票煮一分鐘也不退色,驚艷四座。2007年7月1日,第一張熱敏磁票在南京站投入使用,迄今用量已達到20億張/年。2015年4月23日,樂凱新材在深交所上市。滕方遷親臨深交所敲鐘時,將長征五號大運載火箭模型送給了深交所。寓意樂凱新材,新啟點,新征程,一飛沖天。
  有誰會相信,一個國有企業竟然創造了這樣的奇跡:一個改制而來起死回生的國企內部企业,由此邁上致富路。
  無獨有偶。樂凱醫療原本也是一個在虧損邊緣掙扎的內部企业,1968年出生的王洪澤擔任總經理后,認準發展醫用熱敏干式膠片。2015年5月,國家CMEF展會(中國醫療器械博覽會)在上海虹橋國家會展中心舉辦。對醫療業務早有謀劃的滕方遷冒雨參加了展會,更加堅定了信心。三個月后,滕方遷對王洪澤說,“你們獨立吧,給你一方舞臺,在改革中施展拳腳”。王洪澤不負眾望,在企业內大膽改革激勵機制,稅后凈利潤拿出百分之十五,作為骨干員工獎勵,實施崗位分紅。一石激起千層浪,樂凱醫療企业的利潤從2016年的1300多萬元,猛增至2017年的4000多萬元。
  2017年4月8日,華福科技包裝印刷企业宣告成立,為樂凱華光混改探索拉開巨幕。43歲的河南南陽東福印務包裝有限企业創始人郭建森成為這場改革的親歷者。一方具有私企機制靈活、市場資源豐富、創新能力強優勢,而另一方擁有央企品牌、資金優勢、技術研發能力,二者融合便可優略互補,形成撼天動地的強大合力。為有清泉活水來,樂凱的混改新探索彰顯了蓬勃的生命力,華福誕生剛剛一年的時間,產值就由3億元上升至5億元,成為樂凱產業鏈向下游延伸的典范。
  蘇州華光寶利印刷版材有限企业是由樂凱華光和蘇州保利印刷版材有限企业共同出資,設立在長三角印刷市場前沿的橋頭堡。70后的杜喜坤出任總經理后,發揮混改企業效率高、機制靈活的優勢,新增生產線、擴大產品規模,使這個矗立在長江岸邊的“混血兒”茁壯成長……
  改革者滕方遷深知,要構建一套更完善、更穩定、更高效的制度機構體系,就必須要有攻堅克難的堅定意志,敢于觸碰深層利益,敢于改手中的權,去部門的利,割自己的肉,動一些利益即得者的奶酪。改革者不僅要敢闖敢試,而且必須敢擔當。建立高質量發展體制機制,滕方遷調兵遣將,輪崗上位,沖藩籬、破瓶頸,重新定位、科學謀劃,樂凱構建起了三大(三個大基地)五優(五個優質企业)兩院(研究院、設計院)新機制。
  2015年6月27日,張新明由中國航天四院的領導崗位調任樂凱集團黨委書記。這位充滿睿智的思想者在上任的途中就發出這樣的思考:如何發揮黨委的政治核心作用?如何將國有企業黨建工作融入中心?如何將國有企業黨的領導與企业治理結構相融合?怎樣把方向、管大局、保落實?堅持黨組織對國有企業選人用人的把關作用不改變;堅持建強國有企業基層黨組織不放松。習近平總書記在全國國有企業黨建工作會議上的講話言猶在耳。
  樂凱的國企黨建改革搞得有聲有色,在制度上完善“黨建進章程”,厘清黨委會、董事會、經營層的關系,使黨政合一,黨政同責。落實三重一大決策(重大事項決策、重要干部任免、重要項目安排、大額資金使用),選人用人(班子建設,人才隊伍建設)重大決策實施黨委前置研究……
  在深化改革中,構建高質量發展體制機制,讓樂凱蓄滿新動能,開始了令人矚目的世紀騰越。
  創新轉型:開創現代化經濟體系的浴火重生之戰
  在滕方遷看來,構建以市場需求為導向的自主創新能力是樂凱實現高質量發展的必由之路。他和班子成員很快達成共識,要想真正打贏這場艱苦卓絕的轉型升級之戰,就必須打造一支敢于突破、敢于擔當的創新型人才隊伍……
  從生產一線一路打拼走上領導崗位的張濤接任樂凱華光總經理時,這個從莽莽伏牛山里走出來的企業正處于轉型的攻堅期。
  南陽,一座人杰地靈的城市,一條寬闊的白河穿城而過,醫圣張仲景、科圣張衡、智圣諸葛亮、商圣范蠡……一群在中華歷史星空中永不隕落的名字,一座歷史悠久、学问燦爛的科學傳承之城。
  此刻,張濤就站在玉帶般的白河岸邊,旁邊便是樂凱華光所在地的“臥龍崗”,他目光中透出自信與堅定。
  此時的樂凱華光經歷著從傳統印刷到數字印刷轉型的陣痛。華光的未來在哪里?怎樣發展?用什么方式發展?
  這位腳踏實地的開拓者確立的發展戰略是:踐行綠色發展理念,使綠色華光、綠色印刷,數字化與綠色化并重,加大免處理CTP版材和柔性樹脂版的研發力度,在產品轉型中立于不敗之地。
  從1904年發明膠印技術,到1956年預制感光版(PS版)和制版裝備的出現,使印刷告別鉛與火進入光與電時代;我國作為印刷術的起源地,上世紀八十年代印刷版材技術與國外有30年的差距。1989年,樂凱華光第一條大型連續化PS版生產線投產,徹底改變了我國PS版依賴進口的局面,堪稱中國膠版印刷的“功勛線”。自此,膠印版材成為樂凱華光的主營業務,銷售收入占比曾一度接近整個樂凱集團的50%。這之后,樂凱華光的研發人員趙偉建開啟了數字化膠印版材新階段,同國外競爭者保持了同步;華光推出CTP版材,打破國外企业壟斷,進口產品價格大幅降低,推動CTP技術應用,促進了我國印刷技術升級。后在王泳為代表的繼任者們的合力奮斗下,依靠強大的自主研發能力又相繼推出紫激光CTP和CTCP應用技術,形成數字版材系列化。
  高英新,樂凱華光土生土長的研究所所長。在一無配方二無工藝的條件下,率領研發團隊向世界先進的綠色環保柔版發起沖擊,他們查閱了800多份專利,實驗室里通宵達旦。2017年3月,樂凱華光成功推出了與國外最新技術相當的自平頂網點數碼柔版,結束了中國20多年長期進口、不能生產此類產品的歷史。華光柔版從常規柔版的望其項背到平頂網點數碼柔版研發的并駕齊驅,見證了中國樂凱的研發力量與速度。在轉型中崛起的樂凱華光,華麗轉身,位居世界印刷行業前四名。
  歷史只會眷顧于那些堅定者、奮進者、搏擊者。為加速樂凱向光學膜材料的轉型,時任樂凱薄膜事業部總經理劉軍英、黨委書記侯景濱,大年初三就踏上赴合肥樂凱基地的路程。正趕上2008年南方大雪,車燈穿透濃霧艱難前行。冰天雪地,臨時工棚被厚厚的積雪壓塌,沒有暖氣,所有人擠在一間簡陋的會議室里。就是在如此惡劣的環境中,就是在對技術的懵懵懂懂中,就是在對產業升級的使命擔當中,劉軍英和侯景濱帶領著一個鐵打的團隊,憑借著汕頭樂凱的先進管理經驗,在一片荒地上開始了填補我國平板顯示用上游關鍵原材料——光學薄膜產業鏈空白的奮斗歷程。
  這激情燃燒的歲月,這干事創業的年代。
  2011年1月4日,王旭亮帶領高青、熊躍斌、劉玉磊等研發骨干從保定移師合肥,組建合肥樂凱高性能膜材料研究所,王旭亮任研究所所長。從這一天起,開始向PET光學薄膜技術難關發起沖擊!這種光學膜像水一樣清澈,像玻璃一樣光滑,眼睛看不到任何瑕疵又能按照至少6米寬的大幅寬實現規模化生產。光學母料添加技術,防靜電技術,消除涂布彩虹紋技術,一流的生產工藝及管理技術……都是空白!樂凱人面對的是一道道難以逾越的鴻溝壁壘!
  多少個不眠之夜迎來黎明,一個又一個瓶頸突破,伴隨著填補國內空白的光學膜的誕生,主導制定國標、行標21項,申請專利190篇,授權97篇,其中發明專利58篇,榮獲安徽省科學技術二等獎兩項,FG型光學薄膜、PG型光學膜、擴散膜等主導產品相繼被評為國家重點新產品……
  2013年,楊永寬接任合肥樂凱總經理。此時,光學膜仍然被國外廠商主導,世界頂級的膜材料企業并沒有局限在僅向中國市場出口產品,紛紛投資建廠,市場競爭白熱化考驗著合肥樂凱這個轉型而來的年輕的光學膜生產企業,合肥樂凱站到了與國際膜材料巨頭同場競技的舞臺上。
  機遇往往垂青有準備者。為推進產品國際化,LG想要在中國拓展業務,組裝液晶膜組,欲尋找中國供應商。楊永寬得到信息,馬上親赴上海,與LG結成戰略合作伙伴,并連續幾年成為LG的優秀供應商。示范效應打開了高端市場。合肥樂凱的光學膜用產品以星火燎原之勢不斷拓展,SAMSUNG、夏普、海信、TCL、京東方、創維……
  八百里路云和月,一路凱歌向遠方。
  2013年9月,南開大學碩士、46歲的山西人鄭文耀接任樂凱膠片總經理,當過樂凱銷售企业副總經理、樂凱集團戰略部副經理、樂凱研究院院長的鄭文耀是一個永不服輸的人。上任之初,當時人們說的最多的話就是“想辦法延長銀鹽相紙的壽命”。而鄭文耀提出的目標卻是:不管市場下滑多少,樂凱相紙必須上升。
  鄭文耀亮出的兩大“殺手锏”:一是產業發展綠色化,通過技術創新,使沖洗套藥循環再生,實現安全排放,無污染,為用戶解除憂患;二是推動網上沖印,利用互聯網等現代化手段推動銷售,淘寶、京東、天貓、alibaba……樂凱相紙成為“網紅”。
  思路變企业強。2017年,樂凱相紙市場占有率國內第一,銷售收入由2013年的5800萬平方米猛增至2017年的7700多萬平方米!
  樂凱膠片的產品轉型也取得重大突破。太陽能電池背板,由2013年銷量300萬平米,上升至2017年的3400萬平米;2015年通過二級市場募集6億元,新上的鋰電池隔膜生產線投產運行,作為國家2025智能制造示范項目,正成為企业新能源材料領域又一新的增長點……
  人才支撐成為樂凱轉型升級的成功之基。
  1983年生于吉林白城,吉林大學高分子專業博士畢業的趙義麗,2013年加盟樂凱研究院,在工藝參數調整、應用黏合劑研發、涂覆高分子材料等突破關鍵技術,完成填補國內空白的高端鋰離子電池隔膜項目,獲得航天創新獎。已成為研究院室主任的趙義麗,讓青春綻放出美麗的光彩。
  同是生于1983年的宋鑫,天津大學材料學博士生畢業,2014年進入樂凱研究院擔任項目經理,樂凱為其投入600多萬元購買研發設備,成功開發出填補國內空白高阻隔膜包裝材料,此項目以上千萬元轉讓給了樂凱華光,開樂凱研發成果內部市場轉化改革先河……
  讓滕方遷、張新明深感欣慰的是,樂凱的轉型之戰之所以取得成功,皆因鍛造了一支支對黨忠誠、勇于創新、治企有方、興企有為的企業領導班子,王一寧、王英茹、郝春深、侯景濱、王朝暉、張翼飛……都是沖鋒陷陣的能將!
  在中國新材料領域,一座創新轉型巍峨的高峰,正在華北平原之上迅猛隆起。
  面向世界:國企改革創新轉型崛起的新樣本
  中國樂凱站在新的歷史起點上。
  世界經濟徘徊低迷,中國經濟進入新常態,而中國樂凱經營性利潤卻持續快速提升,逆勢上揚,三年平均增速33.3%,成為樂凱成功轉型崛起的重要標志。
  主營業務塌陷,國際巨頭難以支撐,一個中國國企面對困境,卻沒有倒下,以其挺立的身姿向世人交出了一份合格答卷。
  2016年9月,在現代化印刷工業最高前沿的德國杜塞爾多夫,樂凱華光德國中心成立;2018年1月,韓國樂凱華光中心在首爾掛牌,標志著樂凱集團全面構建對外開放格局邁出了新的步伐。
  “偉大的事業孕育著偉大的精神。”航天傳統精神、“兩彈一星”精神、載人航天精神和“自力更生、自主創新、自強不息”的樂凱精神成為樂凱制勝的基石。
  航天精神與樂凱精神,體現著一脈相承的偉大民族精神,是中國工業之魂。
  樂凱這5年,是開拓奮進的五年,樂凱這5年,是在國務院國資委、中國航天科技集團有限企业正確領導下,在所有省市的大力支撑下,深化國企改革創新轉型圖強、抓鐵有痕踏石留印奮發進取的5年。為國企改革創新提供了可借鑒的成功經驗。
  未來,中國樂凱將努力打造成為國際一流的新材料系統服務商。新時代,新樂凱,新作為,新輝煌,乘勢而上,揚帆起航。
  巍巍太行山,浩蕩大平原。
  沖出峽谷是坦途。
  一張藍圖,一條道路,一條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國企改革創新之路……
相關報道
使用幫助 | 網站地圖 | 版權隱私 | 聯系我們 | 電子期刊 | Rss訂閱 |
版權所有:中國樂凱集團有限企业 2010     地址:河北保定樂凱南大街6號    郵編:071054
維護單位:中國樂凱集團有限企业    冀ICP備13013815號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